Loading
披戴泰雅光榮,一生學習

披戴泰雅光榮,一生學習

一、理想遠大,卻不怕弄髒雙手的楊老師

訪問中,不時出現本質論、理想、社造等詞彙,語速快且幾乎不留一絲空隙,即使出現短暫停歇也是處理與學生與學校有關的事務,能感受到忙碌中依然發光的熱忱。


擁有社工專業的楊老師,面對計畫所需的教育知識與山林技能,也從頭學起。每月與校內各科召集人定時開會,號召教師們研習木工切鋸技術,投入多重心力。


面對學生,他既是老師、也是朋友,更是學生每每想回來時,必定能找到的依靠。除了即時回覆的通訊軟體,楊老師創建兩個臉書社團,「尖石國中歷屆工班紀錄」與「尖中女孩編織夢」,每週數次發文彷彿學生的成長日記,仔細以圖文見證學生成長與環境改造。學生離開校園後,他仍殷殷關切,對於將邁入高中職升學的學生,他不忘註記報到的注意事項,以及提醒學生利用假期去打工時,注意行車安全、存取工資以支付未來學費。每當建築與編織工事即將展開,他亦在社團號召,彷彿學生不曾斷開這層關係。


在學生、教師、耆老、社區間穿梭,訪問時間一到,楊老師俐落起身,準備邁向下一場會議。只要能在青少年心中播下種子,再瑣碎與繁忙,楊老師也未曾懈怠,最終帶領學生搭建起他們一生難忘的屋宇。



二、肩負多重身份與責任的尖石國中

新竹縣立尖石國中,距離市區喧囂相隔遙遠路程,山林環境自然成為校園風景與學習資源。


校內逾九成學生為泰雅族,凸顯單一民族國中的特性,在地化課程融合青少年能力培養的需求。


國中七大學科領域之外,尖石國中增加文化領域,每週至少八節文化課程,併入制式規範的課程。


典型童軍課程不外乎繩結與生火, 尖石學生青春昂首走向山坡地,面對雙倍高度的竹子毫不陌生,如何正確砍伐與運用的知識,是尖石在實驗學校設計課程中的重要環節。


社會課程,學生不只了解島嶼歷史、板塊碰撞,泰雅族群文史、漢人加入前的生活脈絡與部落光輝,亦在課堂中聲聲傳承。


學科是邁進未知的基礎,作為尖石鄉內唯一中學,尖石必須兼顧學科與原民課程,學生未來往返於部落與都市,才能完美詮釋部落智慧。


尖石在平衡學科、在地化、青年獨立下,嘗試建立適切的原民教育現場。

傳統講授型課程,適度增加更貼近學生來源的文本; 操作型課程與近年倡導的翻轉教育概念相似,知識傳遞的場景不再侷限於桌椅擺放整齊的教室,而是捲起袖子,拾起工具、材料,藉經驗豐富長者的口語傳承,實際動手。


執行過程中,書本上的知識在遭遇困難時於耳邊響起,耆老的低聲傾吐指引著向正確角度,鑽開、鑿破、完成!


三、濃密樹林後的錯綜複雜

長久居住於大樓建築的人們,樹林或許只是假期中難得踏進與補捉的景致,然而對於泰雅族,卻是長期依傍的所在。


當政策一聲令下,看似保存生態環境的良好立意,卻為族人長期維生、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方式籠罩陰影。


過往族人習慣走向熟悉山林,依照世代傳承的敏銳感官,採擷所需資源後,即能熟練使用刀具劃出製作日常用品的模型,筷子、餐盤等資源,不必另外花費金錢索求。


禁令傳來,不只是擋去族人走向山林的腳步,也阻斷環環相扣的山林產業鏈:砍伐、加工、運輸、文創......,失去重心的族人短期間僅能向外尋找機會,回首時卻發現原來的土地被規劃為露營區、溫泉區......等,原先居住與奔跑的土地,此刻卻換上服務人員的制服,彷彿以旁觀姿態目睹變遷。


學生對於山林的觀念亦逐漸被法令汰換,認為不能砍伐樹木。


然而山林管理的範疇,包含須定期清除不利於生長的雜草、順逆向坡的土地運用、林木種類分辨與水土保育方式......等,需在國中教育時期投下知識的種子,在尚無森林、鋸木的技職教育下,為未來的部落與世代傳承,建立穩固根基。



四、一把刀走天下vs.尖中女孩編織夢

黝黑身軀扛起細長竹子,頂著近40度艷陽,汗水依舊與笑聲混合著。


紋面與狩獵,是看待泰雅精神的平常標誌,然而在尖石蓋起的房屋,我們從竹林縫隙

,彷彿能透視這群精力旺盛的泰雅少年,揮灑汗水、運用刀具、扶持同伴、登上梯子的無所畏懼。


「一把刀走天下」,在今日如神話,在過去卻是泰雅男人的必備技能。注重創造群體革命情感,與打造酷帥形象的年紀,尖石學生在溫度、高度與力度的淬煉下,逐漸劈出成長形狀。


過去有同伴共同經歷痛楚,回去宣揚建築落成時,在父母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更添驕傲,而未來帶著小孩觀賞時,又是如何珍貴的回味。


泰雅服飾多數時亦被良好展示於博物館櫥窗,不搶眼的紅與白搭配,靜靜在九位投入編織的女孩手中穿梭。


在Siwa老師的耐心指引下,女孩們認識色彩與布料,實際上機之後意味著開始肩負起泰雅女人在族群與家庭的核心責任,成熟與賢慧,在十幾歲的稚嫩逐漸養成。


「尖中女孩編織夢」裡的許多學生,即使離去國中校園,投入更廣闊的知識大洋,內心仍然潛藏泰雅女人編織的「命定」,而需要十年養成的織女,我們也期盼首位在明年誕生!

彩虹編織,不僅織就泰雅女人的生命圖騰,也在一針一線中,與祖先開啟對話。


畢業典禮上,女孩們穿起自我編織的衣服,經歷時光灌溉後的紋路更加深刻。司儀唱出泰雅的名,Upah Habe 、Lawa Ukway 、Ciwas Yunaw …...,家長與師長一起上台, 為女孩們穿上親手製作的額飾帶、胸兜及片裙,讓織布蘊含的Taya恆毅、守分傳統文化價值,化為恆久印記。



五、山林孕育的紀律與獨立

多數尖石學生並無沉重經濟負擔,擁有餘裕來到教室學習,卻仍會發生近中午才到達學校的情形,深究原因是缺乏學習動機,相同時間他們寧可投入校外工作,來自老闆的回饋與金錢支付,更能給予他們充足成就感。


尖石老師於是連結部落長老與牧師,動手改善環境,打造更貼近泰雅教育的學習空間,軟體上編修原民教材,應以上則興建工具齊全、堅固的工作室,賦予學生足夠動機,願意靜下心來,體會用刀與編織的部落智慧,進而影響學科學習。


工作室並非隱密進行直到落成才公開,過程中楊老師一點一滴揭開面紗,完成後學生不由自主地駐足。


環視整個空間,每個角落充滿巧思,在竹子上等距挖出凹現空間,置入捲尺; 不同長短粗細的竹子綑綁在一起,褪去凌亂與遭風雨吹打的風險; 各式刀具橫躺或斜掛,在工作室中自成一片風景,召喚著歷屆工班學生,主動拿起器具,興奮走向老師,詢問如何使用,用畢,小心放回原位,確保更多學生能享有相同的建築樂趣。


主動學習的態度與物歸原位的紀律,是離開工作室後,依然能在成長過程中帶來光輝的盞燈。


畢業典禮將近的時刻,撰寫感恩卡片,攝影組連日趕工剪輯,協助整理操場與水泥鋪面養護,在離校前期,尖石學生忙碌著為高中自立生活,展開序曲!


六、打開結界,社區動起來!

「邏輯在生活脈絡裡」,過了中場訪問,楊老師道出的這一句話,驀然敲醒長久以來教育的迷思,包含因為玩樂而挨罵的孩童,在父母板起臉孔下默默回到書桌,或是尖石學生在竹林與編織找到熱忱後,大人卻告誡回到教室、多讀國英數的迷惘。


學科培養的是歸納與演繹的邏輯,理解在何種情境下運用正確公式進行計算與推敲。而文化是生命素養,了解族群如何披荊斬棘走過艱辛,帶著虔誠信仰聚合人群,年復一年,以圖紋闡述祖靈期許與傳承智慧。


學科與文化的關係應為兼容磨合,在扛起刀具走向山林遭遇困難時,學生同時運用學科教導的角度分析,以及族人經驗傳授的力道,綜合起來解決問題。「做中學,學中做」,腦袋與雙手一起推進生活步調,也讓慣性學科現場,轉化為更適切的原民教育體系,在尖石鄉散發泰雅光輝!


概念的轉換作為出發,過程中楊老師作為橋樑,串接起學校教師與部落耆老各自的優勢,教師善於編列教材、台上授課,耆老擁有深厚文化基底與部落經驗,打造截長補短的正面對話,也讓雙方有所學習。


不只是教師與耆老,楊老師更期待人人都是學習與被學習的對象,「打開結界,社區動起來」,社區營造的概念在鄉內唯一中學萌生,似乎再適合不過。最終,當外部人的眼光投來,見到凝聚的社區、融匯的學科與文化,也將跳脫對原民的既定框架,不再以唱歌、跳舞、體育來進行特殊化定義,也不再以僵固的分數評量學習成果,而能自然開啟跨域交流,欣賞彼此的生活脈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