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新住民學童人生的第一個優等 想像新關係-圓富國中(上)

新住民學童人生的第一個優等 想像新關係-圓富國中(上)

採訪/撰稿 鄭鈞擁

想像的力量在教育現場如何發酵?當教育體制在都市已經發展成熟,想像計畫的眼光流轉於尋找改變的偏鄉,在美麗山水與純真眼光中,注入文化與美學。潛藏著新住民、泰雅族、布農族的活力,期待以歌聲、動畫、手作、建築建立自信揮灑的舞台,已逐漸在想像五校閃耀發生!

最終舞台的綻放令人嚮往,站上舞台的過程卻不簡單。「想像新關係」專欄將透過訪問各校計畫主要負責人,深度了解美學實踐於偏鄉的心路歷程,過程中老師、學生、家庭、社區、內外部團隊如何分享改變的歡笑與淚水,想像計畫將逐一揭露!

專欄的首位登場學校與人物,為高雄圓富國中與徐苑馨輔導主任,在引領新住民的孩童透過歌聲,從排斥到接受身份、建立自信,成長為主動學習、激勵夥伴的路上,許多關係都發生超乎想像的改變。


【1.想像新關係-與舞台】

站在舞台上、面對台下一群觀眾、記憶節奏與分部、成功開口唱歌...?


對於圓富的孩子,舞台並非他們熟悉的場域,一開始登上舞台,看似有同伴的支持,事實上卻是一群人緊張得不斷發抖。

然而生澀的模樣隨著多次練習、競賽與展演逐漸化解,在聽過他人歌唱後,圓富聽見自己歌聲的獨特與感動,在接下獎狀肯定的一刻,喜悅與自信抹去眼神的閃爍。

高雄市音樂比賽、全國鄉土歌謠東南亞比賽的盛大場合,圓富孩子的腳步站穩、眼神堅定。回程車上禁不住獲獎的快樂,整座車歡聲沸騰、互相說著「這是我們人生中第一個優等,我們其實很棒嘛!」,帶隊的校長,主任,老師們也不禁莞爾。


從南部經歷一路搖晃到台北,準備登上記者會的舞台,沒有舟車勞頓的倦容,更沒有面對閃光燈與陌生雙眼的畏懼,回應著師長們的關心,圓富孩子們的興奮早已透露一切的期待。


舞台上,不再只是一個人面對五線譜的奮鬥,而是前後左右,與一群同伴的打拚......從克服舞台、到征服舞台、到享受舞台的美好關係。


【2.想像新關係-與學習】

可有可無到主動、排除萬難下山、吆喝同儕、把牙醫指揮找回來......


學習在都市是義務,更甚至捧為優先事項,在維繫生活基本所需的偏鄉,工作卻超越學習。假日,是幫助父母一起賺取更多零錢的時候,突然加入的歌唱課程,圓富的孩子與父母,都心存疑慮。一開始學生以下山遙遠,對於練唱感到拖拉,到了現場,不斷被其他分部拉走聲音後開始碎語,認定自己不會唱歌、合唱不可能成真、歌唱舞台可有可無的心態,嚴厲的指揮—牙醫師陳俊志,在距離全國音樂比賽一個月前拂袖而去。


面對倒下的譜架與皺摺的曲譜,面對失去領導的合唱團,圓富的學生收拾起吵鬧、檢視起自我的態度,他們透過社群媒體找回指揮,對於指揮要求的紀律,他們深刻檢討與立下承諾。


如今圓富的老師不必再驅車上下山接送,感受到歌唱的快樂與持續投入的專注,學生們現在排除萬難地下山,早上七點吆喝著彼此搭上山區久久一班公車,八點在便利商店吃著早餐、九點準時抵達開始練唱,或是山區下起大雨的時候,主動說服母親騎車乘載,比老師們更早站在門口,等待練唱。


一首歌的時間很短,但透過學習歌唱,指揮想要培養圓富學生的是,學習主動與堅持的態度,如何克服挑戰與挫折、如何提高自我要求,看重站位的細節與每次驗收,圓富的學生建立起與學習的新關係!


【3.想像新關係-與新住民】

新住民的身份,原先是學生希望藏在心底的秘密,即便與生俱來,看著自己母親賺取微薄收入,或是遭同學問起膚色,都讓特別的身份成為負擔。好不容易隱瞞三年,卻因為多元文化國際日的舉辦,只邀請新住民學生參與,而戳破長期守住的秘密。學生串連起來,表達不願奕因自己新住民身份而聚集參加活動,並連成一氣抵制參與,在導師勸服下,學生終於願意來到現場,爾後輔導室連結導師們的鼓勵,也讓學生在料理、歌唱一系列活動中敞開心房,將東南亞服裝套在身上,跑遍整座校園。


在學習歌唱之後,學校進一步打造新教室,以新住民創作裝飾,讓教室成為學生的另一座舞台,學生甚至主動拿起作品向主任詢問,什麼時候能夠掛在教室,每當公布新的國際日活動,礙於名額讓新住民學生優先參與,過去積壓最深處的秘密,如今成為歡呼舉手、值得宣揚的標章。


面對原生身份,從排斥到接受,現在成為自信來源,新住民透過與自己的磨合,想像與家鄉的關係!


【4.想像新關係-老師也變學生(與牙醫師)】

合唱團的指揮陳俊志牙醫師,相當要求完美,不只是帶團,每次到來皆是驗收,對於姿勢與站位的細節也毫不馬乎。若未達標準,指揮對於老師與學生承受相同的責罵。


即使是音樂專業出身,徐主任作為指揮與學生間的橋樑,在合唱團初建時期,也經歷許多挫折。面對學生、家長與導師,需一一說服歌唱對於學習的助益; 面對指揮,則是百般確認合唱表現是否得宜。


回到陳俊志牙醫師接下指揮的初衷,是期望學生重視學習態度與紀律,而非單純學習合唱。不難想像,在嚴師的壓力下,主任有時也須重返學生,重新審視標準與尋求進步。


【5.想像新關係-與唱歌】

唱歌對於圓富的學生,原先只是興致一來哼上幾句,當升級為合唱,不了解樂譜構成的學生,又隨時遭身旁同伴拉走音調,透過高醫聲樂社大哥哥,姊姊們你一句、我一句的傳唱逐漸步上軌道。


好不容易走出教室、走向評審關注的競賽舞台,歌聲飄揚中仍夾雜令人屏息的緊張,直到宣布名次的歡呼或沮喪,競爭意味依舊不散。


終於又找回了享受舞台的感覺,不只是眾人合唱的溫暖力量,還有台上與台下因為歌聲拉近的距離。母親特別請假上台北參加記者會,第一次聽到原來孩子唱得這麼好,而感動流淚,回到家中,孩子仍忘情地讓歌聲迴盪於浴室,一遍又一遍,母親發現歌唱中的小孩如此可愛......,支持孩子所愛,父母也感到喜悅,兒歌聽著聽著,母親也憶起自己的童年,母子皆重新想像與歌唱的關係!


【6.想像新關係-與家長】

讓歌唱走進圓富學生與家長的生活,並非一開始如此順遂,即使歌唱象徵另一種學習,對於眼光更聚焦於賺錢維生的家長,甚至質疑小孩說道週末仍要去學校,是不願幫忙工作的藉口。


靠著校長帶領校內老師團隊的努力,以耐心、個別地解釋,透過Line傳遞學生認真練唱的樣貌與進步情形,逐漸建立起家長的信任,理解歌唱對於學生的意義與重要性後,家長也願意犧牲部分工作時間,騎著機車在外頭等待學生練唱完畢。防疫時期,原先擔心家長將反對需要群聚的練習,收回通知單的那刻,卻是家長全心的支持。


在台北舉辦記者會的那天,家長們特別請假前來,欣賞小孩的演出,歌聲結束的那刻,有些家長感動流淚,不僅是為優美的歌聲,也是未曾想過,自小孩喉頭唱出的音符如此悅耳。


推動歌唱學習的路上,圓富老師與家長從需要互相了解與說服,進展到每日以Line交換喜悅的信任,以及最後共享孩童音樂成果的感動,圓富與家長們想像   漫長教育路上的新關係!